蜗牛

蜗牛

每一天都更爱护自己,接纳抑郁的自己,我们每天都变得更好,彼此相伴走出抑郁阴霾。

2019-03-15 My story:Walking in the light

2019-03-15
onepie
onepie

楼主

事情就从2013年说起吧https://wohenok.oss-cn-beijing.aliyuncs.com/1552656536326.jpg">
2 楼 | 2019-03-15 |回复
字真好看
3 楼 | 2019-03-17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回复: 贝壳

字真好看

谢谢夸奖
4 楼 | 2019-03-17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继续说,2013年12月20日,今晚翻了下挂号单,军区医院🏥诊断:连续十多天头晕头疼心情低落等等,做了测试,被诊断为焦虑抑郁症,中度。
5 楼 | 2019-03-17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那时候,人很难受,突然就开心不起来,头晕头疼。开了药,有文拉法辛,还有另外两种。但是当时包括自己在内家人都很抗拒吃药,看到说明书里面写的那么严重的警告话语很担心和害怕。最后一点药都没吃,为了这件事情,两家人还产生过矛盾和不愉快。我爸坚决反对,我也怕吃药会损伤头脑,甚至那时候会担心自己会不会吃傻了。那段时间总之很难,问题总在那儿,还是会再次出现的。2014~2015年经历过疲劳,没劲,说话都没劲,请过两次15天假,没吃药抗过来了。正如刚才所说,就算抗过来一年多,问题总在那儿:身体的,家庭的,婚姻的,生活中的,理想和完美主义者的,现实与理想的,性格的等等因素。到了2015年11月11日,在忍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抑郁状态的隐忍抗争调试之后,带着疲惫的身体,跟父亲一起去了脑科医院,决定看病。这是一个开端,或者说是开始,第一步,承认自己生病并且想要恢复,想要好起来。
6 楼 | 2019-03-18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当时挂了高级专家号,从八点开门一直等到快十一点才轮到我。还是做了量表检查,中度抑郁。男专家没也多说什么没笑,我可能期待过大,和很多抑郁症患者一样,感觉得不到医生的关心和关注,所以无法建立那种信任感,更别说吃医生开的药了。而且会觉得这什么高级专家啊,交流三分钟都不到就开了药叫我回去吃了。其实后来,我才明白,在专家眼里,你的轻度中度甚至重度都不是太大的事,你能够吃饭睡觉还有来医院看病,愿意接受治疗,证明你吃药加自己调整完全可以慢慢恢复。但是那时候的我不明白...也许我现在说这些,生病中的蜗牛们也不会理解。好像都需要本人切身体会,都走一段相似的弯路才行。后来再次来到脑科医院换了个女主任,态度和蔼而且说话语气比较关心人,所以我接受了并且也吃药了,因为争取很多人说的,抑郁症还有身体缺少化学物质的问题,不是意志力薄弱的问题,长时间不开心把这个物质给压制减退下去了,所以需要药物补充起来。跟她聊起之前找过高级专家看的,但是没吃药,她还反问为什么没吃药,那个高级专家开的药没问题。当时我还不太理解,直到过了一两年我才理解,是自己偏见和固执让自己没有能及时解决自己的抑郁问题。
7 楼 | 2019-03-18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2013年有几件事情发生: 我生病住院输尿管结石,所以做了微创手术,女儿出生,我工作量加大了一倍,后两个事情都发生在手术之后。其实身体生病是告诉我,你得停下来,你得慢下来。想想之前工作确实很投入,重要的事情排序的话,也许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,就手术之后还坚持较大的工作量,导致自己身体疲劳,没有好好休息,现在想来是不明智的。一系列事情发生在这一年,还能想起来自己在医院病床躺着,不能下床,那种作为之前一直健康强壮的我是不能接受那么一个我的,虽然微创创伤面积小,可也是手术,身体也被打了三个孔,所谓真气外泄。在医院呆了21天,记得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事,前妻跟我发火,我也情绪不好两个人争执,还影响了病房的其他人,她那时候已经怀孕,我却生病住院,也许她会觉得没有完全享受到孕妇的那种被无微不至对待的待遇。这件事我印象很深刻,那时候身上还插着倒流管和导尿管,不愉快的回忆。还有一次印象深刻不愉快的回忆是,那一年6月结束的前一天,前妻不知道为什么小事情绪失控,每次她这样情绪的时候非要争个你对我错来,并且她父母会掺和在里面,"主持公道",有些时候不是我们的问题,但每次到最后都需要我去解决,慢慢让她恢复正常。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,第二天还要上班,她的性格也很倔强,不依不饶,情绪不对的时候眼神看人都有些不对,是那种仇恨的眼神,有时候会抽自己嘴巴说否定自己消极的话。那晚被逼的没办法,我记得我头撞了地板好几次,我想我也绝望了不知道怎么办了吧。那晚可能凌晨2-3点睡得觉,全家灯开着,都无法睡觉,只有等她情绪平复了才可以。我想,她其实也有某种情绪上面的障碍问题吧,这种问题可能和父母一直对她宠爱从不拒绝有关,所以她最喜欢的还是和父母在一起,可以满足她想买任何东西,吃什么,做什么的愿望。叉的有点远了。第二天上班,我在床上腹部疼的不能动躺着忍者待了半个多小时,其实是可能昨晚自己动身体把结石晃动掉到了输尿管,后来取出来有1.7厘米,不过是像枣胡形状的结石。6月的最后一天单位正好体检查出来是结石,而且已经积水了,需要尽快治疗。那天我还是拖着疲惫的的身体去上班了,可能只睡了三个小时。印象不深刻的还有,也不想说了,两个人性格不是很合适磕磕绊绊到也能过,我那时候没想过自己会怎么样,总是去接受和承受,好像自己回家了不说话休息比较不开心就是错一样。后来我想到了,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一个会经常情绪不好,不开心的人,我需要去开解她,顾不到自己了。不知道我如果不经历这些会不会抑郁,这段婚姻和生活总体来说像无数小两口那样,有争吵,有磨合,有不愉快,也有陪伴和开心,有真心的付出。精神的生病----"感冒",其实同样是提醒自己,你压了太多的东西在自己心里脑袋里了,那根弦一直紧绷是有害的。说实话,我一直害怕前妻想不开自杀,每次解决问题都是哄,好多次事情发生之后,她妈又哭又悔恨自己太溺爱孩子,信誓旦旦要带她去医院看病,但是一次也没去。我的那根弦一直让自己压抑,生怕两个人吵架或者争执引起无法挽回的后果。情绪失控是魔鬼,我开着车两个人说的不愉快争吵了,有两次车副驾驶室门被打开,我只有说好话求她,也许我的性格和脾气也有问题,都是独生子女,后来想想自己委屈自己的也挺多的。至少在情绪上,可能自己嘴巴没那么甜,不太会说话,甚至表达的好意对方还会多想。这段婚姻生活总体我还是能接受,毕竟有感情基础,也从来没想过要放弃。可内心还有私下跟父亲说过,她这样的平时挺正常挺好,但是一旦情绪失控要人命,我要少活五年十年。
8 楼 | 2019-03-19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总之,2013年是艰难和痛苦的一年,也是适应那个阶段不同的生活的一年。我能够想起自己全身好像一点劲都没有,步伐沉重地上楼梯回家,在车上待很长时间到了不得不去上班的时间感觉很艰难的去上班,那时候喜欢拖延,非常害怕面对,生怕有什么事情自己要去处理,哪怕一丁点大的小事情都会让自己神经大条,那时候的状态不好比现在糟糕得多得多,现在因为有经验,经历过,没那么担忧和害怕了。其实很多生病的蜗牛们很多时候也许跟自己之前一样,会对未知的东西产生恐惧,希望有个懂的人来帮自己一下,又害怕这样的帮助不专业或者不适合自己起到反作用。现在的我对于抑郁症已经接受了,并且也在学习了解,感觉也那么可怕了。可能我的病症只是中轻度,我可以开车上下班,去外地,思维还算好,偶尔会记不起事情,大部分时间做到理性,以前会觉得自己生了这个病怎么怎么,这个病让自己什么都不行了,这个不能做,那个不能做。其实,书上
9 楼 | 2019-03-20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真是至理名言。而我们都会看到别人的表面觉得都挺好,甚至会羡慕,但是那些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会遇到的矛盾,挫折,甚至狗血事件我们可能无从知晓。
10 楼 | 2019-03-20 |回复
onepie
onepie

楼主

刚才以为在车上写的那些都没保存和发送,还有点小郁闷...今天没有开车,我会有时候一周选择一天不开车,乘坐公交地铁出行。
11 楼 | 2019-03-20 |回复
onepie onepie
普通成员
3081 39 6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我的故事

只看楼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