蜗牛

蜗牛

每一天都更爱护自己,接纳抑郁的自己,我们每天都变得更好,彼此相伴走出抑郁阴霾。

对自己这四年抑郁症治疗的回顾

2018-07-23
上个月说要开的总结贴,鸽了很久,终于开写。
写在前面的话:
1.注意!涉及个人隐私,除本人允许授权外,请不要转载到其他地方,如贴吧,微博,公众号等。
2. 文中都是个人经历个人见解,非专业人士,不能替代医生的专业意见,用药治疗还是要问医生
3. 流水账写法,想到哪写到哪,不太系统,因为时间久远,一些细节可能记不清了,与之前写的别的帖子有出入,但是大致框架还是可靠的
最后,我现在还在和抑郁抗争中,不算成功人士,也没有灵丹妙药,如果各位读者能从我的经历中获得一点启发就好了。
谢谢

标签:

安卓客户端 1 楼 | 2018-07-23 | 回复
3 +1
霜宇 三月 笨笨熊
分享到
时雨
时雨

楼主

从头讲起吧。
我抑郁的起因是因为家庭,从小爸妈对我很严格,把我逼到了极点,就有了抑郁情绪,反反复复地想到死。明明同学老师对我很好,却总觉得不开心。特别严重的时候甚至感觉灵魂出窍,整个人恍恍惚惚的。高三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,求父母带我去心理科,找了个那里的副院长,她草草跟我聊了几句,认为我纯粹因为高考心理压力过大,关于自杀这部分,她说,你现在不要想,等高考完,一切都好了。那时我真的很绝望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求助,就被几句话打发了。
那之后我继续准备高考,然后考砸了。我不服气,复读,复读的时候比高三还痛苦两倍,不是学习辛苦,主要是心理折磨。现在回想,第一次高考时的分数,其实也不是没有学校读,但是我太拘泥于父母一定要优秀的想法,觉得考不上重点大学,人生就结束了。复读的时候,我逛了不少关于抑郁的帖子,也包括什么处女座,自闭症,人格分裂各种乱七八糟的帖子,我的想法就是,这些消极的想法都是不好的,都是需要丢掉的,只有消灭了这些不好的想法,我才能过得开心。
2 楼 | 2018-07-23 |回复

还有下文么

3 楼 | 2018-07-24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回复: 笨笨熊

还有下文么

有的有的,现在在外地呢,今晚更新
4 楼 | 2018-07-25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很长时间以来,压抑和否认是我面对抑郁的唯二方法。在我心底里,还是觉得自己不正常,太脆弱,太懒惰,才会沉迷于这些消极的想法。所以考上大学后,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努力把自己时间填满,努力振作起来,试图忘掉与父母之间的不和睦,我一遍遍告诉自己,我是正常人,我会好起来的。我无视掉自己身体发出的疲惫信号,一天天地熬夜消耗自己的精力。在有段时间,我真的以为自己好起来了,我积极生活着。
5 楼 | 2018-07-25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然而这种"精力旺盛"的状态并不能持续多久。那时的我还有很多别的烦心事,比如和宿舍的关系,和父母的关系,还有学习。我有很多不安,但是不能和父母讲,和朋友也是报喜不报忧,这些无处发泄的焦躁苦闷憋在我心里,终于在大一下学期爆发出来。我觉得自己读不下去大学了,我迫切地想休息,觉得自己很累很累。然后我跑去跟教务老师说我要转专业,我在这个专业念不下去了,他一脸愕然,现在想想这个做法真的挺傻的,但那时我的大脑真的乱糟糟。我开始翘课,别人去上课时我在校园里乱走,越走越乱,觉得真的撑不下去,想要自杀。我不敢去医院,总觉得去了医院好像一切都完了。(待续,我要重温以前的帖子了,有点记不清细节orz)
6 楼 | 2018-07-26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(不记得以前的帖子在哪里了 。。凭印象写吧)
又一个在外面游荡的晚上,我终于忍不住拨打了自杀干预热线的电话,幸运的是,我很快打通了,接电话的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小姐姐。她很认真地听我说,并劝我去医院看看。她详细地告诉我,应该去哪些医院,看病的流程是什么,听完她说我感觉好像去医院也没那么可怕了。
鼓足勇气,我去了北医六院。害怕被熟人认出来,我还专门跑去买了个口罩,戴着帽子,偷偷摸摸地进了医院。第一次去挂的是普通门诊,记得是一位姓易的男大夫,他非常耐心地听我讲完前因后果,然后让我去做一些检查,检查结果出来后,他建议我住院。
听到住院这两个字时,我脑子一片空白,因为我以为只要吃药就能好,住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我从来没有住过院。感觉说到住院就像判定我得了绝症。那时北医六院门诊后面就是住院部,我透过他背后的窗还能看到穿着病服散步的病人。我跟医生说,我不能告诉父母老师,没法住院,医生看劝说无效,就给我开了两个星期的药,叮嘱我吃完回来复诊。
我拿着药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学校,只吃了一次就没吃了,我想,是不是医生搞错了,其实我没有抑郁症。因为不知道找谁商量,我只好去了学校心理咨询中心,心理咨询师看了我的诊断单,马上说最好告诉学院和父母,我不应该一个人扛这件事。那时的我脑子已经差不多断线了,就同意了咨询师的建议,她打电话通知了我的学院。
7 楼 | 2018-07-26 |回复

回复: 时雨

(不记得以前的帖子在哪里了 。。凭印象写吧)
又一个在外面游荡的晚上,我终于忍不住拨打了自杀干预热线的电话,幸运的是,我很快打通了,接电话的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小姐姐。她很认真地听我说,并劝我去医院看看。她详细地告诉我,应该去哪些医院,看病的流程是什么,听完她说我感觉好像去医院也没那么可怕了。
鼓足勇气,我去了北医六院。害怕被熟人认出来,我还专门跑去买了个口罩,戴着帽子,偷偷摸摸地进了医院。第一次去挂的是普通门诊,记得是一位姓易的男大夫,他非常耐心地听我讲完前因后果,然后让我去做一些检查,检查结果出来后,他建议我住院。
听到住院这两个字时,我脑子一片空白,因为我以为只要吃药就能好,住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我从来没有住过院。感觉说到住院就像判定我得了绝症。那时北医六院门诊后面就是住院部,我透过他背后的窗还能看到穿着病服散步的病人。我跟医生说,我不能告诉父母老师,没法住院,医生看劝说无效,就给我开了两个星期的药,叮嘱我吃完回来复诊。
我拿着药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学校,只吃了一次就没吃了,我想,是不是医生搞错了,其实我没有抑郁症。因为不知道找谁商量,我只好去了学校心理咨询中心,心理咨询师看了我的诊断单,马上说最好告诉学院和父母,我不应该一个人扛这件事。那时的我脑子已经差不多断线了,就同意了咨询师的建议,她打电话通知了我的学院。

大口罩戴帽子2333搞不好路上看到的以为是艺人偷偷去看医生

8 楼 | 2018-07-29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(题外话:《火星救援》这本书很有意思)
通知学院后,学院某领导见了我,跟我说不用担心她会通知家长,那时候我还怕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会受不了,还说能不能不告诉他们,结论是不行。最后还是由学院通知了我父母,我没有勇气和他们说话,父母得知这个消息马上买了最快的飞机来学校。
在等待父母来学校的时间里,学院领导说想跟我聊聊,问我为什么会这样,那时的我和家里关系不亲近又在崩溃的边缘,于是什么话都跟她说了。在这里我郑重地提醒各位在读学生,千万千万不要和你的领导老师说关于你的病情的全部实话,不管他们当时如何信誓旦旦地保证为你保密会照顾你,也不要全盘托出。我当初真的太傻了,病情被领导知道的一清二楚,在我申请复学的时候,被她拿这个来为难我,此后还有其他麻烦事。不管你的老师领导和你关系多好多亲密,他们始终是学校的人,对于他们来说,学校的稳定高于你个人。
总之,因为家里离学校远,我父母过来需要两天时间。第二天晚上,他们就要到学校了,我无法忍受在学校等待的煎熬,下午就一个人遛去了公园。那时候是春天,已经很温暖了,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,看着在公园玩耍的孩子,发现路人早已换上春装,只有我还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。那时的我,味觉失灵,甚至对外界的温度也失去了感知,真真只剩下一副躯壳,觉得心理无比难受,无法面对父母,想着不如跳下公园的河去,就什么都不用面对了。我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,最后决定还是回学校面对这一切。
晚上,我爸妈来了,学院领导,我,我爸妈,一起去见了心理咨询中心的一个据说是非常专业的老师做心理评估。心理咨询师和我谈了谈,又和我父母谈了谈,认为我不用去住院,可以选择留在学校,由父母陪着,在门诊拿药治疗。学院那边也说不用担心学业,会和老师打招呼上课放我一马,让我通过考试。就在这时,我说不,我一刻也不想待在学校了,我也不想和父母在一起,我要去住院。咨询师劝我好好考虑,没必要住院,但是我觉得自己再待在学校,和父母在一起,真的真的会疯掉,而医院是远离这些刺激源的好地方。咨询师劝说无果,只能为我联系了安定的住院部。
9 楼 | 2018-07-30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回复: 天狼星上的小猫

大口罩戴帽子2333搞不好路上看到的以为是艺人偷偷去看医生

哈哈哈,还好还好,我之后去医院发现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做
10 楼 | 2018-07-30 |回复
时雨
时雨

楼主

当时其实有两个选择,去北医六院或者安定医院。北医六院的住院部听说是半开放式的,家属可以陪护,而安定医院完全是封闭式的,家长不能陪护。本来咨询师建议我去北医六院住院,但是因为那边没有床位,就去了安定医院。(后来听说我去安定住院第二天,北医六院就有床位了,不知道如果那时去的是六院,会不会有不同的命运)
总之来到了安定医院,本来我爸妈打算让我先去参观一下,医院也说进去后悔了还能再出来,但是我一心要住院,爸妈只能去交钱。住院前要交押金,然后说如果是二次住院押金还要翻倍。物品要自带,洗脸盆啊毛巾之类的,在病房只能穿病服,连内衣都不能穿,据说是害怕自杀。浴室不是天天开放,活动范围很小,有时能去活动室打打乒乓球,看看过期杂志。可以带书进去看,不能带手机,要给家人打电话只能通过医生办公室座机(或者偷偷给钱买通护工帮你打电话)。病房分为高危和低危病人住的,刚入院的,精神状况极度不稳定的病人会被放在一个房间观察。基本都是多人间,少数几个双人间,还有小冰箱电视什么的,要多交钱,而且精神状态稳定。活动范围很小,病人每天无所事事就在原地绕圈子,就像一个个游荡的幽灵。因为不能出去,所以不能见阳光,只有一小片从一个阳台封闭门里有阳光进来。这些都是在旧病房的事情了,现在安定医院住院部搬进新楼,听说条件好了很多,病人能经常参加康复活动,还有艺术治疗。
总之那时我住院条件真的蛮差的。但是因为与外界隔绝,而且每天早睡早起,按时吃饭吃药,大脑得到了喘息的空间,慢慢地恢复了一些机能。一个月后,医生觉得我比较稳定了,就建议我出院。出院后,父母要带我回家,然而我不愿意,因为那时还没到学校放假的时候,我总觉得回去会被人看出来,指指点点。这样的想法真的挺搞笑的,但是那时的我确实带着很强烈的病耻感。因为这种病耻感,我也不愿意在家休息一年,我选择的是下学期复学降级,我爸跟学校谈判了很久,并且保证开学陪读,才让学校答应我的请求。我的这个选择,一半是因为我害怕待在家被人发现我因病休学没法解释,一半是因为我总是想着从头再来,我要再来一遍大学,我要重新赶在前面。
11 楼 | 2018-08-03 |回复
时雨 时雨
高级管理员
2505 11 3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我的故事

只看楼主